Natalia

KEEP CLAM AND LOVE COLIN FIRTH

【麦雷】时光冥河02





二、埃文·费瑞尔医生的远洋笔记•下


1.
每一艘游轮都是海上的移动都市,不夜地狂欢。这些派对上人们随着海浪的节奏翩翩起舞,像一群濒死的鱼,不知疲倦地做最后的挣扎。
小提琴技艺有多高超、身上的正装有多考究,以及品味是否高雅,那些是贵族们的玫瑰战争。曾经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而现在看来尤为可笑,我很庆幸我退出了那个群体。
蹬过的船太多导致我习惯于不去参与这些来来往往、登船又下船的乘客,这种习惯毫无疑问会让我在今晚的上流沙龙和宴会上出丑。
我穿着不能更休闲的衣裤,脚上是舒适的旧运动鞋。哦天哪还拉链敞开地披着帽衫外套,以双手揣在上衣口袋里的姿态走进宴会厅。
如果嚼着口香糖了是不是就更完美了?我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其实还是有收获的,至少我发现自己还在乎这张原本以为已经无所谓的老脸。

我和那些投来鄙夷目光的贵族们对视,然后听见自己戏谑的声音:“夜晚愉快,各位?”

四周渐渐开始有议论声,对着我的“奇装异服”指指点点。
这让人似乎看到了中世纪的怪异风尚,绅士们从不洗澡,却不断地用香精掩盖浓臭。
那些带着过于复杂异味的灵魂让人胃部痉挛。
我看见福尔摩斯先生也正准备离开,却一眼扫到一身运动装的我。他嘴角微微上扬,不同于那些人的嘲讽,那是一种温柔的怀旧神情。
“费瑞尔医生,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老人转着轮椅向我靠近,这些细微的动作居然也能被他做的像礼仪教科书一样优雅。
我突然想起安西娅拜托我抽出时间照料这位老人。我报以最亲和的微笑,伸出手:“埃文就好。”
然后满意地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
安西娅在远处看着我们,我没见过那样悲伤的欣慰。
“费瑞尔医生,您觉得今晚的宴会怎么样。”
老人把玩着木质光滑的手杖,漫不经心地偏过头:“您觉得这宴会如何?”
我耸耸肩翻了个白眼:“上流社会的口水战争和装腔作势,那些成败悲欢各不相通,我只觉得这是丑人们的好莱坞,大家都是好演员不是吗。”
老人愣了半晌,然后发自内心地被逗乐出了声。福尔摩斯先生挑挑眉:“原来你们是这样看我们的,能听到阁下的真实的想法,鄙人感激不尽。”
我居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嗯,福尔摩斯先生,您应该明白我不是对您的…”
活到至今我仅有两次这样尴尬的时候。一次是十六岁时我和姑娘偷偷约会被老妈戳穿,第二次就是这次。
“不不,没关系,我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头子了。再者,您说的倒也没错。”
他的表情异于平时的温柔,我知道那不是因为我。他一定是想起了另一个人。

事实证明,福尔摩斯先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以相处。
我和他的生活习惯没有什么冲突,有时候我甚至依稀能看得到这位长者年轻时的影子。老人很博学,我自认知识量过关也不禁崇敬起这位先生。他曾经一定是位运筹帷幄的领袖?还是杀伐果决的独裁者?
相处的日子越多,我就越是想尽力帮一帮他。毕竟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一栋智慧的大厦轰然倒塌。
而只是短短半个月,他的精神却以惊人的速度衰退,那双灰蓝的眼睛每天流露出的情绪和凝滞也越来越多。
这让人不得不想到一个可能。
与这样杰出的脑力劳动者而言,阿兹海默症的发病率微乎其微。那剩下的可能只有一个,而那无疑是最糟糕的结果。
会想到那一种可能不是因为我是医生,而是因为这位福尔摩斯先生完完整整地让我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悲伤。


TBC











========

不可能就这点儿的!!!神他妈系统啊我发了仨小时才翻出来 劳资文还要分成两半发居然!WTF???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