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lia

KEEP CLAM AND LOVE COLIN FIRTH

【麦雷】时光冥河02


二、埃文·费瑞尔医生的远洋笔记•下



2.
他有时候会在黑夜里悄悄转动着轮椅独自来到甲板,没有吵醒任何人,包括助理安西娅女士。
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在轮椅上,滞塞的情感仿佛以胶着状态在流淌。黑色海浪面前的他像个时光旧人,守着漫漫长夜,固执地不愿意随着时间洪流庸庸碌碌忘记曾经。
我在走廊里沉默,其实没想到会有人和我一样经常失眠。
不知过了多久,安西娅从房间里走出来,找到了她的老板,我也无意中听到了一些谈话。

“福尔摩斯先生,…该用药了。”
一阵沉默,我猜那位老人一定是抬了抬手示意拒绝,他也这样拒绝过我的治疗方案。毕竟不少命不久矣的绝症患者都拒绝在最后的岁月里成为一个药罐子来乞讨多活几个时日。
“先生……,一直以来想我想说的是,不仅是我。您的弟弟、华生医生、罗莎小姐、我们都希望您能好起来。先生,即使失去了雷斯垂德探长,您依然有所牵挂…”
她这句话没有说完就被老人轻轻地打断:“不,”
“他从未离开。”

语调还是一如平时毫无波澜的平稳,但听起来就是这样温柔。
我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虽然这意味着我的观察力有所提高,但我真的没希望过我的猜测是准确的。
原来这样聪明的英国官员,也会因为丧偶患上阿兹海默症。
等我再次回到房间时已经感到困倦,阖上沉重的眼皮,一头扎进长眠。梦里闪过光怪陆离的片段,有我曾经的姑娘,她说她等我回来,她说她会嫁给我。也有战乱和鲜血,干涩绝望的眼睛。最后定格在无尽的蔚蓝、深蓝,一头孤独的蓝鲸在深海歌唱,声音悲伤又绵长。
我一直睡,也回忆着他们的话。
“如果是你拜托费瑞尔医生予我关照,我想今后不必给他添麻烦了。”
“可他们两个人竟然这样相像,同样的银白发色,相似的正义感和谈吐…”
“没错,但也只是相像而已。”

短短两个月,我不知道自己对这两位是一种什么感情。有钦佩,也有同情。而对于麦克罗夫特,似乎还有着别的什么。这些想法太过复杂也毫无意义,我不想去深究。
我知道他们要离开了。所有人登上同一条船只都是为了分离,他们是这样,我也不例外。
老人说会处理好自己残留下来的麻烦,给安西娅减轻负担。我猜这算是对这位鞍前马后数十年的助理女士的感激。
他说也会去遍他的那位爱人想去到的地方,他会用最后的时间旅行。
而接下来日复一日,我等待着分别的到来。

那天这座海上的城市缓缓带着我离开码头,或许我的生命就这样在流浪中度过。一个又一个晴天,气温回暖,天色渐蓝。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只有你我一般饱经悲伤的人留在原地。
劳碌一生的英国官员,愿你能安详走过最后的生命。我轻轻在心里说。
时间是条冥河,冥河翻卷着苦水,流淌在干枯的河床上。是旧人的眼泪,也是清冽而弯曲的界限,隔着岁月里隽永唯一的爱人。

那时的我看着他们远去,以为自己的远洋笔记中,福尔摩斯这一章节已经收尾。



TBC
======





什么鬼啊敏感词什么的我文儿都禁欲成啥样了真是的。
整了三个小时好歹发出来了🌚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