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lia

KEEP CLAM AND LOVE COLIN FIRTH

【麦雷】时光冥河01



新手试文,文渣


(ML老年向 ooc 角色死亡 含原创人物)






一、埃文·费瑞尔医生的远洋笔记•上


四年零两个月前我告别了我的姑娘,登上前往北非的医疗队的船只。我在甲板上向她挥手,从没想过原本计划中一年半的远洋会持续四年,也没想过身为一个生活在冷湿气候的亚欧混血会习惯于北非的烈日、以及中东浓厚的宗教色彩。

第一个课题历时八个月圆满完成。在我以为可以顺利抵达中东、完成第二个课题,并且提前三个月回到勒阿弗尔港时,不禁沾沾自喜。

于是上帝惩罚了我。
北非当地的反政府武装不幸的在我身上留下了两个弹孔,所幸没有伤及内脏。只是落下了永久性哮喘和右腿关节风湿。
拖着先天免疫系统缺陷的身体,终于养好病辗转回到法国的时候,一切都不再是从前的模样了。
像是没人愿意陪我演完的剧,四年就这么过去了。亲友们都以为我早已死去,姑娘也已经拥有幸福。他们的眼睛经过伤痛的洗礼重获希望,一切都很好,我不该打扰。
偶尔而对着镜子的时候也会端详自己一阵,人未到中年,发丝已经银白。由于长期在沙漠生活皮肤变成了小麦色。原来自己已经面目全非。
回不去了就是回不去了,没关系的埃文,没有什么好心痛的。我这样安慰自己。
“这种境况下我毫无选择地再次拥抱甲板和蔚蓝。”话聊到这里让人除了自嘲地笑笑之外别无选择,“所幸还能在这艘轮船上做医生,混一口饭吃。”
女人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目光温和又宽慰:“你是个好医生,先生。”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摸摸鼻子笑了下。毕竟我一直不太善于接受赞美:“在生活面前,感情可能总要有所失去。既然一切已经面目全非,那不妨退一步。我总会有一个很广阔的世界。”
然后娴熟地为女人护理伤口。这些消毒和包扎的流程就像刻进了我的基因链里一样自如,并没太在意女人凝固在我身上的眼神。
说来也奇怪,这位女士给我的感觉必定曾经是十分全能的优秀助理,但就这处不算严重的抓伤来看,她似乎并不擅长照顾小动物,这与她推着的轮椅上的老人大相径庭。
老人充满贵族气质,却极为擅长侍弄宠物,细心程度像是在呵护女王陛下脚边的小宠儿。


登上这艘轮船的一个月后我遇到了这两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乘客。两个人都已经年纪不轻,最引人注意的是那轮椅上身材微胖的老人,他稀少的发丝已经花白。
那双眼睛就算浑浊也足以让人心悸,坐在轮椅上也坚持一丝不苟地穿着传统英式正装。
像是深受贵族教养的绅士,常常缄默不语,凝视着印度洋。有人搭话时却又扯起温和的笑意。无论是教科书式的绅士礼节还是仿佛经过训练般无可挑剔的笑容,我看不出那些有几分是真实。
与之相比,那位女人则更好相处一些。已经上了年纪,魅力却分毫未减。柔软纤薄的紫色丝制连衣裙勾勒出美好的曲线,看起来十分得体。像是一朵路易十四玫瑰,典雅、神秘。
他们是这艘豪华游轮上少有的、和我一样安静的人。我是因为无人可倾诉的孤独,而他们却像是被一件事,还是一个人?所压抑。
这种感情像是悲伤,我不敢确定,因为他们的言语实在太过寡淡。
晴天时我尤其钟爱在甲板上晒太阳,甚至准备一把椅子,就那么荒废一上午来取悦我的右腿关节。
其实常来甲板上的人不算少,但这两位的沉默吸引了我的注意。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位老人的目光总是无意地落在我的身上。
这种沉默中的相互留意持续到那女人被乘客的小猫抓伤。这位曾经干练无比的职业女性不太擅长照顾宠物,这也是我能认识他们的开始。
蹲下给她的小腿消毒时甚至能感觉到她在我身上游走的目光,我不明白她在端详什么,因为那是一种近乎审视的眼神。


“您看起来并不像热衷于航海的人,以你的优秀,应当留在法国不是吗。”女人笑了笑,“很高兴认识你,费瑞尔医生。”
不知道为什么,我同这两位人士总是有一种情感上的共鸣,在甲板上望着蔚蓝时好像怀揣着同一种心情。
这种情况下她的疑问激起了我的倾诉欲。
女人说可以叫她安西娅,轮椅上的那位是她的老板。福尔摩斯先生。
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先生。
我有些犹豫地看着安西娅,老实说,这位老人的状况身为一个医生的我再清楚不过。
他的眼神总有些许游离和茫然,频繁出现重复性的行为。种种迹象表明,这位老板已经不适合再工作,因为他身患阿兹海默症。
然而安西娅和她老板的曾经一样敏锐,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正如您所看,也正如您所想。”
“曾经让英国皇室也趋之若鹜的大脑变得一钱不值。但我相信这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

有人说一切相遇都是有意识的选择。
直到现在我才真正相信这句话。真讽刺,受法国顶尖的医疗团队倾力聘请的我如今远洋他乡,英国皇室绝顶智慧的大管家患上阿兹海默。被时代抛弃的天才,我想这就是我和这位福尔摩斯先生的共鸣。
“我可以尝试为你的老板进行治疗。”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明显迫切了几分,“即使不成功也只会有益无害。”
灌入耳中的是浪潮的声音,安西娅安静的看着我。“不,福尔摩斯先生拒绝治疗。”
她顿了顿,像在掩饰什么,“嗯,费瑞儿医生,如果您不介意、并且有时间的话,能否请您帮我照看——我的老板?”
我答应了下来,却仍能感觉到女人的欲言又止。


TBC




给出宝贵意见或建议的宝贝都是小天使✨

评论(18)

热度(14)